專題查經

上一篇
回目錄


從加拉太書看香港時下的基督教紛爭

2014年4月27日

1. 簡介

保羅寫加拉太書,是因為當時加拉太的教會正面對兩種問題。

1.1 猶太律法主義

有些人「攪擾」加拉太各教會的信徒,在教會傳「別的福音」,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(1:6-7)。他們說得救除了要接受基督的救贖,還要靠行為謹守律法,遵守舊約中的日子、月份、節期、年份(4:10),還特別強調得救必需受割禮(2:3-4)。這些律法成為信徒們如奴僕般的軛,挾制他們並失去從前憑信心得來基督的自由。

1.2 濫用自由,放縱人本性的慾望

基督的救恩叫信徒單憑信心得自由,不再受律法的軛挾制(5:1)。但有些人卻將這種自由作為放縱人本性慾望的藉口(5:13),信耶穌後仍繼續老我的生活,任意而為,以致一些信徒陷於罪中,最終不能承受 神的國(5:19-21)。

2. 保羅的論證

以上兩個問題各走極端,但兩者的結局都是一樣,就是令信徒得不着基督的救恩。保羅在加拉太書以有力的論證,一一駁斥這兩種歪理。

2.1 因信稱義的論證

保羅以四種方式來論證因信稱義。

2.1.1 屬靈經驗

提醒加拉太的信徒,當初接受基督救恩時已有的屬靈經驗,是憑着信心領受的,而非靠肉身的行為。保羅以五個反問句讓他們自我反醒(3:1-5)。

當初保羅將因信稱義的福音傳給加拉太人的時候,他們極之願意接受而厚待當時有病的保羅(4:13-14),甚至願意為保羅不惜一切(4:15)。既然曾有這寶貴的經歷,就不應被不懷好意的攪擾者離間(4:17),回到從前作奴僕的日子(4:9),枉費保羅從前用心牧養他們的勞苦(4:11)。

2.1.2 聖經人物的例證

亞伯拉罕也是藉對 神的信心稱義的(3:6)。在遵行律法上失敗的都會被咒詛(3:10),基督已替我們受了咒詛(3:13),亞伯拉罕因信而蒙的福,外邦人也因信而得(3:14)。

保羅以亞伯拉罕的髪妻撒拉和妾夏甲來比喻自由和奴僕的強烈對比。撒拉憑應許生子,好比一個自由人;而夏甲按着血氣生子,好比奴僕 (4:23­-24)。正如憑應許作 神的兒女的必承受產業(4:28-30)。

2.1.3 由律法至基督救恩的歷史進程

 神與人立約,比律法早430年,所以律法不可能廢掉 神的應許(3:17)。律法是為了指出甚麼是過犯而設立的(3:19),只能叫人知道甚麼是罪(3:22),這樣律法就可以引領我們到基督那裏,使我們可以因信稱義(3:24)。

耶穌出生前,人受到世俗粗淺的知識(世俗小學(和合本)、星宿之靈(現修))所管轄(4:3),直至 神差衪的兒子來,生在律法之下,要將律法之下的人救贖出來,得着 神的兒子的名份(4:4-5)。

2.1.4 在基督裏全人類合一

因着信,受洗歸入基督的,都在基督裏成為一體(3:26-28),就成為亞伯拉罕的後裔,按照應許承受產業(3:29)。

2.2 基督徒的自由

保羅解釋在基督裏的自由,不能作為放縱人本性慾望的藉口(5:13)。必須以「愛心」作為規範,因為全部律法都綜合在「愛人如己」這誡命(5:14)。放縱人本性慾望的事,會令人陷於敗壞和死亡(6:8),必不能成為 神國的子民(5:21)。有關放縱人本性慾望的事,保羅列舉了十五個例子,包括:淫亂、污穢、邪蕩、拜偶像、行邪術、仇恨、爭競、忌恨、忿怒、自私、分黨、結派、嫉妒、醉酒、荒宴(5:19-21)。它們可分為四類:性罪行、信奉異教的罪、破壞人際關係的罪和不節制的罪。

3. 香港時下的基督教紛爭

加拉太的教會面對的兩種問題,在香港也有出現,而且並不罕見。

3.1 異端

「異端」或稱「新興教派」[1],以基督教的聖經為基礎,但宣揚的並非基督教的真信仰,而是將基督的福音改變了。跟隨者被假宗教操控奴役,被毒害,無法享受在基督裡的真自由[2]。

3.2 釋經爭議

在高舉自由的社會風氣下,一些基督徒先有自己的立場,然後再從聖經中尋找經文來支持自己的見解。這樣容易為了自圓其說而不惜曲解聖經,忽略經文的原意,引起信徒間在不同立場上的爭端,甚至慫使信徒犯罪。

3.2.1 性罪行的爭議

一些基督徒不認同聖經中同性性行為是罪的教導,發展出一套所謂「同志釋經」的理論[3]。否定同性性行為是罪,接受同性婚姻,還列舉不少同性戀和同性婚姻的聖經故事,說是 神所喜悅的。這些人慫使有同性戀傾向的信徒放縱自己本性的慾望,走進性罪行的網羅,保羅說這樣必不能成為 神國的子民。

除了同性戀議題,香港最近有以基督教為名的團體公開舉辦鼓吹性開放的活動[4],也容易引致跟隨者沉溺於性罪行中,而且受影響的不單是同性戀者,禍延更廣。

3.2.2 和平佔中[5]

支持者將普及而平等的民主選舉納入 神的公義的範疇內,再引用彌迦書6章8節的「行公義」作為理據,主張用公民抗命的手段來爭取普選行政長官[6]。「和平佔中」在基督教內引起極大爭議[7],基督徒必須服從地上的政權嗎?履行公民抗命的原則是甚麼?民主制度就是公義嗎?雖然「和平佔中」沒有直接慫使人犯罪,因為違返地上的法律不一定等同犯罪,但是基督徒之間意見分歧有可能引致破壞人際關係的罪,即保羅所說的分黨、結派。

值得一提的,就是有「和平佔中」的支持者將一位基督徒維護「法輪功」的權利的行動,視作實踐彌迦書中的「行公義」[8],這是 神所喜悅的嗎?彌迦書中的「公義」是指甚麼?

4. 結論

保羅所描述的「攪擾者」,在現今的世代也存在,基督徒必須對 神的話有深入了解,並且時時刻刻提高警覺,提防被假福音影響,受異端迷惑,墮入罪惡的圈套。至於一些不直接牽涉罪惡的釋經爭議,總要將自由用在彼此相愛,可避免誤用自由,造成保羅所說的分黨、結派,破壞人際關係。

5. 參考

[1] 新興教派研究中心,http://www.nrmrc.org.hk

[2] 方偉文牧師,《真自由》,

http://www.nrmrc.org.hk/home/index.php?option=com_content&view=article&id=87&Itemid=30#2_8

[3] 何善斌,《「同志釋經」似是而非之處》,燭光網絡,第32期,p.14,

http://www.truth-light.org.hk/article/title/n806

[4] 鄒賢程,《「基督教」可以開放到幾盡?》,時代論壇,時代講場, http://christiantimes.org.hk/Common/Reader/News/ShowNews.jsp?Nid=81966&Pid=6&Version=0&Cid=150&Charset=big5_hkscs

[5] 和平佔中,http://www.oclp.hk/

[6] 天下雜誌,《佔領香港中環,專訪運動發起人戴耀廷》,2013-8-20, http://www.cw.com.tw/article/article.action?id=5051520

[7] 吳庭亮博士,《佔中運動 教會該如何自處?》,燭光網絡,第92期,p.16,

http://www.truth-light.org.hk/article/title/n4360

[8] 《行公義》,http://oclp.hk/index.php?route=occupy/article_detail&article_id=32


上一篇
回目錄
寄此文章給朋友
(c) 2014 Winnye and Fan
版權所有.不得轉載